靜止的哀愁

關於部落格
  • 33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章(美國篇):向奇愛博士致敬(A Tribute to Dr. Strange)

美國境內反越戰的情勢高漲。國際越南日組織(Vietnam Day Committee)經由柏克萊大學(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Berkeley)的建議,於十月十五號在美國境內與部分其他國家展開了抗議行動。柏克萊大學所新創社的地下刊物The Barb"以頭條報導該組織為此次全球抗爭行動的中心(Center of Worldwide Action)。

這一次的行動,除了在校園中進行大規模的示威活動之外;並於奧克蘭軍人召募中心抗議遊行。在遊行團隊中,你可以聽到由電吉他與小型民間樂器所演奏的反戰歌曲“我覺得我正邁向死亡"(I-Feel-Like-I’m-Fixin’-to-Die Rag)由遊行隊伍中隨風飄蕩到周遭公寓的窗口邊。這首歌的創作者,鄉村喬.麥當勞(Country Joe McDonald)在遊行隊伍中的卡車平台隨著隊伍的前進演奏著這首歌,並且以美金五十分(fifty cents)的價格於遊行中販售。

奧克蘭警方於市區邊界處將遊行隊伍阻擋下來,但最讓人驚訝的不是在於警方的阻擋行動,而是地獄天使(Hell’s Angels)近乎愛國狂熱般的抵擋遊行隊伍的行進。在驚訝與疑惑的氛圍中,遊行隊伍只好撤退回柏克萊校區。媒體開始近乎瘋狂似的試圖找出在這次活動中的壞份子。究竟壞份子是反戰示威份子(peacenik)還是行徑乖張的地獄天使?

這一天對於眾人來說算是漫長的一天。隔天晚上,在舊金山漁人碼頭(Fisherman’s Wharf)郊區的一個大型會場港口工人廳"(Longshoremen’s Hall)舉行了一場搖滾舞會。參與者除了之前加入遊行的群眾之外,事實上,部分地獄天使成員也參與了這次的聚會。

一群自稱為家犬集團(Family Dog)將這場搖滾舞會命名為向奇愛博士致敬"(A Tribute to Dr. Strange),他們大量使用佈滿漫畫人物超級英雄奇愛博士所創作的迷幻文字海報來宣傳這一次的盛會。人們藉由使用迷幻藥物LSD時所產生的心靈狀態創作這些看似紛亂不堪的塗鴉作品。這裡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布雜藝術(beaux-art)會場,數百位打扮成英王愛德華、牛仔、披頭四摩登打扮、海盜、自由主義推廣家的人們在舞池中跳著舞。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在場中穿著他前往印度時所穿著的白色醫袍,通常在這種情況下,艾倫會是場中最受注目的奇異份子,但今晚有所不同的地方在於,只見艾倫一個人對著所有奇異打扮的年輕人打著哈欠漫步在場中,並未有任何特別之處。

事實上,即使在這座佈滿平板玻璃的八角型建築物中,你無法輕易聽到眾人的交談,一切似乎也顯得不是那麼的重要。江湖郎中樂隊打扮成牛仔模樣演奏著具有催眠般效果的老牌西部鄉搖經典沃巴什加農砲"(Wabash Cannonball);傑佛遜飛機(Jefferson Airplane)以正式的摩登打扮登台,用迷茫空洞的歌聲唱著關於愛的歌曲;現場並且來了一個由前名模特兒葛瑞絲史立克Grace Slick)所領軍的大社會樂隊(the Great Society),以深沉紫色服裝為打扮的他們,用猛烈的女低音搖滾著現場的聽眾。

令人驚訝的地方在於,這一次的搖滾盛會充滿了令人敬畏、充滿喜悅的解放力量,在結束之後,人們自發性地將地上的垃圾收拾乾淨,和傳統在兵工廠或是高中體育館所舉行的演唱會不同處在於,後者往往充滿了憤怒、被挑動的年輕族群與滿佈被丟棄的酒瓶。

同時間,舊金山默劇團(San Francisco Mime Troupe)因為被認為表演帶有猥褻成分而出現經營上的危機。其經紀人比爾葛拉漢(Bill Graham)規劃了一場慈善募款表演。他除了抗議電檢制度的不合理(anticensorship)並且嚐試將其理念散播到舊金山藝術圈子之中。默劇團中年輕的演員租了一台白色凱迪拉克(Cadillac),開至舊金山市區宣傳,並且邀請群眾參與這一次的請命活動(Appeal Party),此次活動在默劇團處於舊金山市場街(Market Street)南邊的小閣樓中舉行。

巧合的是,參與這一次活動的群眾,大多也曾參與前面提到的家犬集團所舉行的搖滾舞會。吸引他們前往參加的並不是默劇團、民謠歌手或是由紐約詩人所組成的小型民間樂隊。主要誘因只有一個:傑佛遜飛機。

當天的活動閣樓塗上了各式各樣鮮豔的顏色天花板上垂吊著香蕉與數串葡萄;用床單所做成的布幕播放著藝術電影;各式色彩的燈光投射在牆壁上面。這裡是另一個讓你內在奇怪思想釋放的地點!當夜幕低垂,閣樓的大門準備打開之前,在這平時荒涼孤僻的照明工業所在地,早已排滿了無數的人潮。

到了深夜,排隊想要入場的人潮仍舊不減,但警方強制要求停止這一次的活動。比爾以飛快的口吻對著警方吶喊:警察大人,不要停止我們的活動!這些名人們可是特地從拉斯維加斯趕過來支援最親愛的古老默劇團。辛納區(Sinatra)、黎伯瑞斯(Liberace)都在現場!

在比爾的吶喊之下,警方同意不斷聚集的人潮可以繼續進場,但前提是原本已在場內待了許久的人必須離開 – 只要不超過閣樓內所能容納的五百人上限,活動可以持續舉行。警方在門口清點進場與離開的人數,但他們並不知道在閣樓後方還有一座貨運電梯可以讓人進入。清晨六點,在這一次的請命活動正式結束之前,還有約莫六百多人在閣樓之中。辛納區和黎伯瑞斯想當然爾並未在現場,但艾倫.金斯堡還是現身支持這一次的活動,在活動結束前,只見艾倫吟唱著印度讚美詩(Indian Mantra)直到飲酒作樂的人群將現場收拾乾淨為止。

******************

訪談:艾倫.金斯堡(Allen Ginsberg

在那段時期,大多數聚集在舊金山的人都是抱持著相同的理念,這情形就好像現在聚集於紐約A大道(Avenue A)的油漬青少年(grunge kids)集結群眾聚在一起的情況相同,他們有著自己的文化、社群、朋友。唯一有所區別的地方在於當時我們的行為相較當代較少為人知。其實這些情況都有先例(precedents)可循,例如二十世紀的現代主義者(Modernists):巴黎的艾拉.龐德(Ezra Pound)、詹姆斯.喬伊斯(James Joyce)與艾略特(T.S. Eliot)。亥特艾許伯里(Haight-Ashbury)地區的情況正是另一個承襲過往歷史、表達自我想法的延續。這裡的情況像是性解放革命、大麻使用革命、藥物革命、政治革命、自由意識的總合。我們以嬉皮聚會(be-in)的方式聚集在一起,主要目的很單純,就是聚集在同一個地方。在多起靜坐抗議活動(sit-ins)之後,大家聚集在一起的理念,很明顯地更加受到佛教所影響(Buddhist-influenced):聚集在一起、很單純的聚在一起,除了單純的在這邊界,享受聚在一起的氣氛之外,並沒有做任何特別的事情。

******************

訪談:喬麥當勞(Joe Mcdonald)(鄉村喬與魚樂隊(Country Joe & the Fish)主唱)

時間約是1966年左右,鄉村喬與魚樂隊前往溫哥華(Vancouver)的卡芝蘭諾劇院(Kitsilano Theater)演出。在前往的途中,我們的鼓手蓋瑞公雞‧赫希(Gary “Chicken” Hirsch)發現香蕉皮具有和大麻一樣的功用。他的理論為如果你吸食攆乾的香蕉皮中白色果肉的下方,你將會飛上天(get high)。在那段時間裡,我們就像是生活在花生醬香蕉三明治裡頭。所有你所需要的材料都很便宜。我們所需要做的只是將吸食過後的香蕉皮給丟棄,聽起來像是個不賴的主意。

我們經過了劇院,在街角對面有一間迷幻商店(psychedelic shop)。當工作人員架設演唱器材時,我們去轉角處的雜貨店購買大量的香蕉。接著前往那間迷幻商店詢問我們是否可以借用他們裡頭的小房間。我們在商店的廚房中,將香蕉皮攆乾,開烤箱的小火烘乾,以避免破壞香蕉皮中所含有的大麻成分(THC)。我們將果肉吃光並且將皮留在烤箱內,然後回到劇院了解工作人員的調音進度。

等候的同時,舞台架設人員指著一個水瓶,對我們大喊:我們剛才在那水瓶裡溶解了數百片的迷幻藥(LSD),如果你們需要的話請自行取用。我們輪流喝了幾口、繼續調音工作,然後返回那間迷幻商店。檢視了一下香蕉皮的狀況,還是過於潮濕而無法吸食。待了沒多久,我們走回劇院,又喝了數口水瓶裡的水,然後展開我們第一輪的演出。中場休息時,我們又回頭檢查了一次香蕉皮的狀況,恩,這次似乎可以吸食了,我們手捲了約二十五管香蕉皮捲煙,開始吸食,團員間彼此看著對方詢問:你飛上天了嗎?” “沒啥感覺,你呢?” “我也不是很確定,也許有點感覺吧,我的兄弟。

回到劇院,又喝了幾口水瓶裡的水,緊接著展開第二輪的演出,結束後我們又跑回那間商店,不為別的,就只是為了那些香蕉皮。我們開始吸食香蕉皮捲煙,並且彼此相望說:兄弟,這狗屎真的有它的效果在!我覺得我身體好像被撕開了一般!這鬼玩意真的有它的效果!表演結束後,我們走遍了溫哥華的街道,不斷地向大家說明香蕉皮可以帶你飛上天。

我們緊接著回到舊金山灣區(Bay Area),展開免費演出,宣揚大麻的合法使用。在演出的同時,我們發送了約莫五百管的香蕉皮捲煙,並且向眾人說明這東西可以讓你飛上天。過了幾天後,當我在柏克萊地區的一間連鎖早餐店享用早餐,發現原本販售香蕉的籃子裡一根香蕉都沒有。我往安全地帶(Safeway,舊金山地名)走去,發現那裡也買不到香蕉。接著我發現舊金山記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以頭條報導:剝開你的香蕉:新嬉皮狂熱 Banana Turn-On: New Hippie Craze)。恩,在這一天當中,你在灣區是無法買到任何一根香蕉的。

三個月過後,當我們漸漸地淡忘此事時,我翻閱報紙,在最後一頁的專欄中,標題寫著:藥物管理局(Drug Enforcement Agency)測試香蕉皮捲煙。內容提到,藥物管理局使用機器分析成份的結果顯示,香蕉皮並無任何的作用。這時我才想起來那天所飲用水瓶中的水,阿!這一切解釋了為何我們會產生飛上天的現象!

******************

訪談:維特墨斯寇索Victor Moscoso)(舊金山海報創作家)

我曾經參與了家犬集團1965年於港口工人廳所舉行的向奇愛博士致敬向史芭柯,普蘭堤 (Sparkle Plenty)致敬聚會。當時我所見到的現象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靈。參與的群眾中有怪人、遊民、敲打一代、藝術家、詩人。你應該可以想像,社會邊緣人物、廢渣、根本不被社會所認同的人 垃圾清潔員、毒販 共聚一堂、享受著快樂時光、達到迷幻境界並且創作音樂。這是一種超現實(far-out)的狀態,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靈。

我開始探究到底發生了何事,開始研究整個場景的現象。事實上,在當下我想了解的是他們所使用的海報設計,直覺的感受告訴我這是歷史上難得的機會。這張海報是大哥與控股公司樂隊(Big Brother and Holding Company;另一張海報是門樂隊(The Doors)。我很確認這一定是歷史性的場景,海報上註名了日期,所以你可以將他們整理起來,了解這一切快速前進的現象,這正是我想真正從事的工作,我停止作畫,開始我創作海報的歷程、浸垠其中、最終跳脫出來(turned on, tuned in, dropped out.)。

非經本人同意,請勿轉載

如欲摘錄引用,請直接引用本人部落文章網址,並且註名翻譯者為馬瓜(或蔡政忠)

報紙、雜誌、出版社等相關媒體嚴禁使用本人翻譯文章

本人保留法律上所有智慧財產權之權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