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38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二章(美國篇):次等嬉皮(Junior-Grade Hipsters)

大家稱我們為嬉皮(Hippies)、次等嬉皮(Junior-grade hipsters)、年輕的敲打一代(Baby beatniks)。但我們不僅僅是年輕而已;我們展現出來的是一種全新的態度。和一般敲打一族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們並不穿著黑色系強調存在感覺的服裝;我們嘗試在上面加上鮮豔的色彩。男性一般來說會留著整齊的小鬍子,而非雜亂無章法的山羊鬍;女性則是穿著明亮整潔的迷你裙與帶有圖樣的長襪。我們所創作的音樂上從披頭四、滾石樂隊的搖滾樂、聳人聽聞的敲打爵士樂,下至強調嚴格禁欲主義的左派民謠。

我們使用藥物,但這裡所指的藥物並非海洛因或酒精。我們吸食大麻並且藉由販售大麻賺點小錢;我們認為LSD 等等,我們無法說明為何我們使用LSD。使用迷幻藥永遠不是一件能夠合理說明的事情。你永遠無法知道你會藉由迷幻藥體驗到什麼 神秘般的極樂快感或是無窮止盡的惡夢。使用LSD最大的問題在於它展現了最極限的精神體驗與深度,當你嘗試用文字描寫這個境界時,所能描寫的沒有其他文字,大概僅能用一些殘破平庸的寫法來形容,像是一切都是唯一 一切都是愛或是一切象徵著知性的力量。

事實上這一切的一切,皆不應該用直接的言語來形容,這樣會褻瀆了它背後所象徵的意義。最好的方式是將注意力放在它神秘般象徵的整體,用模擬兩可的話語來說明:例如我所愛的人(the one I love背後隱含的意義為單眼之愛(One-Eye-Love,象徵著藉由眾人之眼所看到的無限寬廣的世界;並且藉此為我們經歷過多采多姿的生活、冒險與嘻鬧感到驕傲。如果有更多人可以真正了解LSD是什麼的話,我們相信這世上將不會有戰爭,這世界將會成為美好的烏托邦。

有部分的人採取實際的行動來散播真理。我的大學室友奧古斯都.歐斯力.史丹立三世(Augustus Owsley Stanley III)購買了足夠的麥角酸(lysergic acid)來製造大量的LSD,其中首批的LSD在維吉尼亞市的紅狗酒廊開幕之夜首次販售。

但究竟有多少的迷幻藥使用者身在其中?我無從解釋在1965年這秘密般的迷幻景象有多麼的盛大。可以確定的是,在紅狗酒廊開幕後的幾週內,有數百人開始從加州(California)開車來到紅狗酒廊。

我們也開始聽聞由小說家肯.凱西(Ken Kesey)在位於史丹佛大學附近的半島上他的住家所舉行的LSD派對。他曾經於1965年四月因持有大麻而被逮捕,但他並不因而行事低調,他邀請他的好友、同時也是著名的新聞工作者杭特.湯普森(Hunter Thompson)介紹他加入加州惡名昭彰的飛車檔「地獄天使」(Hell’s Angels)。同年八月,肯開始大膽的為他的夥伴們於他家舉行派對。令人驚訝的是,這群身材魁梧的飛車黨也開始仿效肯的嬉皮朋友們,每週固定參加他於山上所舉行的派對。

當你在走過一座人行小橋抵達肯的住宅之後,你會發現自己彷彿身處於森林遊樂場一般,到處都是吸食迷幻藥後旋轉的人們。有些特別的景象也許是你會比較感興趣的,像是充滿著詭異怪誕風格用膠水拼貼而成的玩偶;在樹林當中你可以看到巨大的金屬雕刻品並且在上面攀爬;以及延綿不斷的電子機件所組合而成的各式小玩意,像是麥克風、擴音器正是給那些已經呈現迷幻狀態的人們想說話或是玩音樂、表達古怪的想法時所使用。

******************

訪談:蓋瑞.鄧肯(Gary Duncan)(水銀使者(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樂隊吉他手)

事實上在六零年代舊金山地區所發生的一切並不是大部分人所認知的那樣。地下活動的盛行要比公開報導與一般人的了解皆來的大上許多,大部分人的認知就像你所想的一樣,一群嬉皮頭髮上戴著花朵玩著音樂,這些都是廢話。

基本上這都是位於舊金山北灘地區(North Beach)敲打世代的產物。我開始在那邊混的時候那兒還沒有嬉皮。有的僅是敲打一派、詩人、一些臨時的居所、還有使用藥物後所可以想像的世界及一群這世上還存活著的天殺的王八蛋。身處在這樣的環境當中是件頗酷的事情,尤其是當沒有其他人知道這裡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初期根本沒有人知道這未來會造成多麼盛大的景象。如果你有辦法找到正確的地址並且進入那扇門,你會發現你身處於另外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當中。

舉例來說,你想要前往佩吉街(Page Street1090號,你打開了門,你會發現在這維多利亞式(Victorian)的建築物當中有十四間上演著不同景象的房間:一間房間中一群畫家彼此對話,而另一間房間則是一群樂手聚集。這真的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因為單純從這棟建築物的外觀來看,你會覺得好像什麼事都未曾發生過。這就像是一個秘密集會,所有發生在其中的事情都必須秘密地存在著。這也是為何當一切公諸於世的時候,就變的有點走調了。

早期的舊金山從來就不為人所知。曾經有過一段時間這整個地區都是呈現自由的狀態。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並且不會有人找你麻煩。焦點從來就不會放在任何特定的人事物上,但當這一切開始被注意,大家便開始想著要如何藉此賺錢,而一切也就開始變質了。

******************

播放的是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收錄於Happy TrailsWho do You Love

(個人收藏的QMS專輯現放置於台灣,手頭上沒有,所以播放的為網路尋找的唯一縮短版本)

  

非經本人同意,請勿轉載

如欲摘錄引用,請直接引用本人部落文章網址,並且註名翻譯者為馬瓜(或蔡政忠)

報紙、雜誌、出版社等相關媒體嚴禁使用本人翻譯文章

本人保留法律上所有智慧財產權之權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