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止的哀愁

關於部落格
  • 338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e and My Sister

四月九號的星期六下午,一個人開車前往downtown的灰狗巴士聖路易總站接那兩年沒見面的妹妹,前兩星期已經抵達紐約接受訓練的她,堅持要坐那23個小時的灰狗巴士來聖路易,百般勸解不聽,只因她想感受road trip的感覺,也只好任由她去。

到了位於人煙稀少地區的灰狗巴士站,只見整個車站全部都是黑人,進去問了一下櫃檯,會delay一小時,我只好拿著煙走到外頭去抽,不想接觸那種異樣的眼光,整個車站就我一個黃種人。拿起小書,做到等候的座位上,翻著書,等待……

見面時的感覺很妙,沒有不熟悉的陌生感,有的只是一如童年般的對話,妹妹述說著在車上的過程,我則是專心開車聆聽著,偶爾問一下近況,一切好像都是如此的自然。

吃了點東西,回到家裡,有著潔癖的妹妹自然對我到處是書與唱片的雜亂房間看不慣,她隨手開始整理我隨處亂丟的塑膠袋。晚上十一點多吧,她放著她在法國舞團拍攝的紀錄片給我看,希望聽我的意見。全裸的演出,她想知道這可不可以給我那老古板的父親看,想當然爾是不行的,看了也許會發瘋吧?我們兩人針對著她在歐洲巡迴的日子開始討論,她說著在冰島、義大利、法國、德國等各個我想都沒想過的國家表演的過程,以及必須穿著已經二十五年沒洗的舞衣和親自縫補的經歷,中英文交錯進行的對話,沒想到的是曾經被老妹認為英文破爛的我,竟然變成和她用英文對話較為自然,很妙的感覺……

忘了妹妹會打呼!晚上三點多,看完下一個星期要上的專利法,躺到她旁邊,當場整個人笑醒!好大聲阿!走到走廊都聽的到的大聲!我推推她,翻身繼續睡,累了吧?我想……

五點多,在喝完一大罐的啤酒之後,我才勉強睡著,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八天……

上課的時間,我就把她丟到loop或是mall,讓她一個人去晃,接她的時候總是看她會拿著她的日記本,一個人坐在咖啡店的外頭,寫著、思考著。偶爾帶她去書店,兩兄妹就這樣逛了起來,那感覺很棒,兄妹竟然也有情人般的感覺,雖然彼此總是會爲一點小事起爭執,畢竟個性和生活習慣實在不同,但總是很親密的感覺,她是我妹,the greatest dancer in the world!

她離開的前一晚,我將自己有的歌挑出來灌入她那小小的mp3 player之中,此時她已經抱著書睡著了,我看看她,臉上微微笑著:辛苦妳了,我最親愛的妹妹!一個擁有著絕對敏銳的藝術天份與依然保持著純真個性的舞者,內在的漂泊靈魂,不知何時才會回到家鄉,就這樣遊蕩下去嗎?我不清楚,也不敢去想,會捨不得,但這也許就是她的命吧……

希望她好好的,就這樣好好的,我們一家人的心,還是一樣緊密相連著……

佩仁現於法國舞團表演,持續於歐洲巡迴,中間休息時段亦會回英國她所主導的他她它工作坊發表作品。

舞團網頁

延伸閱讀:

關於他她它的二三事

他她它工作坊台灣首次演出 One Head In The Grave

himherandit.productions performance

播放的歌曲是This Mortal CoilYou and Your Sister

pj and me I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